资讯中心

INFORMATION CENTER

“书香羊城 阅读筑梦”异地务工人员读书分享活动一等奖作品:孤独的理想

发表时间:2017-11-06 作者:许晓屏 浏览次数:225

编者按:书店里总有很多关于理想与现实的书,面对理想,我们是否能够勇敢地迈出步伐、做出决定?面对现实,我们是否感到退缩、迷茫徘徊?我们是无数个行走于月亮下的人,被光芒照耀着,内心也波动着,渴望着一直追随理想。而磨难和现实常常让我们徘徊不安,如果我们做不到排除万难追寻理想,也不甘心让自己身遍铜臭味,该如何做出选择?作者认为,守住内心最初的那份坚持,将一直在朝向理想的路上。

翻完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最后一页,是在广州地铁三号线上,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顿时,书中那让人深度共鸣的情感从脚底贯穿至脑海:我们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揣紧了梦想,却倍感孤独。

英国小说家毛姆以画家保罗·高更为原型,写下了长篇小说《月亮与六便士》。作者以第一人称的视角描述了专业证券经纪人思特里克兰德中年时爱上了绘画,奔赴南太平洋的塔希提岛,把生命的价值全部注入了艺术创作。思特里克兰德浑身上下都体现着人性本质上的欲望,他有一个名门望族的妻子和稳定的社会地位,却对这一切却感到麻木。为了心中一直燃烧着的艺术理想,他抛妻弃子、背叛朋友,对艺术的追求让他变得目中无人,肆无忌惮,而自己仍不以为然。对艺术的执着使他在贫穷与疾病中挣扎来回,在塔希提岛的余生中他得了麻风病,最终在失明前留下了一幅幅旷世巨作。

月亮遥不可及,却散发着光芒;六便士近在眼前,却充满铜臭味。长大后的我们,活在太多人的期待当中,活在社会角色的评判当中,活在被谁牵引着的价值观潮流当中。我们羞于谈理想,却习惯赤裸裸地谈钱;我们羞于做计划,却流行起了懒癌。理想已经变成了稀缺品。

2012年9月,我第一次来到广州这座城市,我拎着大包小包,在 “下一站,大学城南”的广播声中下了车。那时候还不知道,这句话一听就是四年。也许大学便是我的第一次理想,为了接触更多的文字,更彻底地了解文学,一个理科生做出了转文的决定。如果你问我,最理想的专业是什么,那一定是新闻学;最现实的专业是什么,依然是新闻学。

大学第一门课,我们学习了新闻必须做到四个字:客观、真实。新闻人是充满正义的,他们揭露社会的丑恶,揭露官僚的腐败,赞颂人民警察的英勇,宣扬正确的社会主义价值观。新闻人是追寻真相的,他们不惜伪装自己,潜入社会的阴暗面,为的就是还原一个现实。2016年6月,南方都市报卧底记者进入江西南昌高考考场,为我们揭幕了高考替考背后的阴谋。2016年7月,中青报记者卧底传销组织三天,揭幕传销人员大学生占比高达80%。如果没有这些兢兢业业的新闻工作者,我们无从得知这些真相,而正是这些事实不断地被摆在社会大众面前,我们才能更有动力更有方向地去解决问题,促进社会和谐发展。

新闻工作者,那是一群伟大的人。攥着刚足温饱的薪水,扛着数十斤的设备,没日没夜地赶稿,只为发声。大学四年的新闻学,我学会了为自己发声,为身边的人发声,为我们共同代表着的某一群体发声。我们是一群热血沸腾的青年,组织着自己的公众号,高举着自由与平等、真实与客观,我们成为了敢于维护自己权利的人,我们沉浸在这一股潇洒当中,我们为自己的新闻理想而感到骄傲。日后,我一定会成为一个坚持客观,还原真相的记者。

而新闻的自由,只是一个乌托邦。随着课堂转至实践,我渐渐不敢再呐喊。越是了解你所在的行业,越是能发现,理想和现实之间的鸿沟有多么难以跨越。一个学医的朋友曾和我谈论起医患问题,他直接把矛头指向了媒体。若不是媒体每天大肆渲染医患矛盾,他们医生行业又怎么会落得这么个不景气的下场,救死扶伤的医学专业竟然渐渐被大学生们抗拒。我感到十分难受。

实际上,民生新闻大部分都是报忧不报喜的,久而久之,受众由于总是收到负面消息而产生负面情绪,便会认为社会不稳定因素居多。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根据各种媒体报道显示,希拉里当选在即,而最终揭露选举结果时,却出乎了全世界的意外。媒体仿佛不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媒体,它的狂躁性、夸张性都在向我诉说着:我们离真相似乎没有前进半步。新闻只能做到接近客观和接近真实。随着舆论的网络化,新闻逐渐失去了它该有的严肃与认真,我们都变成了消息的制造者、传播者、接受者。在舆论中,新闻工作者似乎失去了他该有的导向作用。我没有成为一个新闻人,我选择了逃避。

《月亮与六便士》中有一段话写道,“我们每个人生在世界上都是孤独的。每个人都被囚禁在一座铁塔里,只能靠一些符号同别人传达自己的思想;而这些符号并没有共同的价值,因此它们的意义是模糊的、不确定的。我们非常可怜地想把自己心中的财富传送给别人,但是他们却没有接受这些财富的能力。因此我们只能孤独地行走,尽管身体互相依傍却并不在一起,即不了解别人也不能为别人所了解。”

奔波于广州这座城市之间,在忙碌的工作之余,我被毛姆的这段话击中。我始终热爱文字,从我决定转文科开始,我知道我开始走上朝向理想的方向。我始终热爱文字,我对新闻的执着,源发于我对文字力量的崇拜。我始终热爱文字,即使我没有成为那个想要为社会发声的千万人之一,我也从事着和文字相关的工作。我依然在用文字去表达自己,在为别人发声之前,我更应该努力地表达自己,文字,是我们这一群人的不二之选。

我感到很喜悦,我并没有离开过、抛弃过我的理想。我依然会在闲暇之余翻阅那些我喜欢的书,我依然阅读着各个媒体推送的新闻,我依然偶尔提笔,写下我对各种人事物的认知。我们没办法像《月亮与六便士》里的主人公一样为了理想远离社会生活,但是我们还能做到唯一的坚持。孤独地坚持你的热爱,我想,这大概就是理想最简单的定义吧。